当前位置:首页 > 好水讲堂 > 好水讲堂
好水讲堂
渴望生命之水

信息来源: | 发布日期: 2014-09-18 09:02:14 | 浏览量:377475

  渴望生命之水水为生命之源。据说,人体的76%是水。对人来说,一瓢饮比一箪食更重要,人在忍耐十多天不吃东西的情况下,生命仍可挽救,但如果几天不喝水,便会缺水而死。“雨露滋润禾苗壮”,歌中这样唱道;“不知近水花先发”,诗中这样吟说。
    
  然而,在曾经晦暗的岁月里,我与生命之水无缘。
    
  1 生死竟与水有关
    
  十多年前,猝不及防的一场疾病——尿毒症,这令许许多多人毛骨悚然惊慌失措的3个字,将我一次又一次地逼进了血透室。一星期两次的血液透析,维持着残缺微弱的生命。每次6个小时,亲眼目睹自己的生命之河缓缓流出体外,流经无数条塑料管子,流入那个神秘的机器里“洗心革面”,引导血液出入身体的,是比火柴梗更粗的针头。由于无尿,血液中充斥着太多的毒素,由于机器的干预,血液的成分在短时间内发生着急剧的变化,于是,晕眩、呕吐、昏迷,成了我的生活常态。满嘴氨水味,一切美食味同嚼蜡。全身皮肤奇痒难忍,一个个长夜难眠。肾衰引起的重度贫血不仅使我极度虚弱,还失去了学习思考的能力。黑黄无华的脸色加之苍白的双唇,这种肤色深浅的置换,使我仿佛刚从非洲旷野走来。
    
  然而,痛苦还远不止于此。
    
  小时候读《红岩》《林海雪原》《卓娅和舒拉的故事》,为自己一生中可能经受的严峻考验做了许多设想,比如在老虎凳上当不当叛徒,但绝没想到有一天这生死考验与水有关。
    
  身体的水脏已经衰竭,无法将体内代谢的废水排出。生命的护城河肿胀了,污染了,流经之处,向两岸的器官倒灌废水。生命之舟,几近倾覆。于是,在双耳充斥了医生的谆谆教导之后,我毅然决然地与水诀别了。这“水”的外延极其宽泛——水果、果汁、菜汤、粥,等等。那天,血透室的杨医生认认真真地替我计算了进出水量(出水的渠道仅是出汗、自然蒸发而已),“一天里除去200毫升的牛奶和饭菜中所含的水分外,喝水不要超过100毫升。”他拿着一小瓶止咳药水,指着100的刻度,神情凛然,言之凿凿,“否则就有心脏积液的危险。”100毫升,小小的一药瓶水,这就是每天的^高配给!为了活下去接受器官移植,为了“再深的巷子也能走出那片天”的执著与坚忍,我的自律意识空前坚定,常常舍不得一口将这“些”水喝掉,而是隔段时间舔一舔,湿润一下双唇。此时的我,是撒哈拉,是“大漠孤烟直”的戈壁,是上甘岭坑道内的战士,舔着土壁里渗出的水滴,靠着自身的尿液维持生命。
    
  2 河汉相去复几许
    
  酷暑炎炎,一片西瓜是忘不了的情愫。汗水涔涔中,咬一口沙沙脆脆的西瓜,一直爽到心里头,那一刻,真可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了。有一天,静卧消暑的我,听到丈夫在厨房轻声吩咐儿子:“把门关上。”然后,隐隐传来吮吸声。我能感觉到丈夫的心细如发、体贴入微,但闻到一丝儿沁人心脾的西瓜香味时,本已燃烧的胸膛还是再度燃烧了——清冽的天泉,燃烧的地火,水与火咫尺天涯,那是怎样的冰火两重天,又是怎样的心灵酷刑!
    
  亲戚朋友络绎不绝赶来看望。我默默地躺在床上,用无声来表达感激之情,干裂的双唇内,一滴唾液值千金,说话一多,口腔发粘,干渴感愈加疯狂。貌似普通的一杯水,简直就是天国的奇肴珍馐,是那样渴望得到它又那样遥不可及。此时的我,更像是一具移动着的木乃伊,糟糕的是,如果不做肾移植,今生今世^爬不出这具“木乃伊”。
    
  那年冬天,异常寒冷,我动辄感冒。洗澡时我搬来了取暖器,开至^高档,把个澡堂烘得暖暖的,不让感冒趁此机会落井下石。第二天,嘴唇撩起了好几个大泡,体温亦随之升高,无奈之下,赶紧去医院注射抗生素。医生告诉我,没有水的循环,体内一时无法承受外界过度的热量。四十多年来,我天天喝水排水,仿佛天经地义,仿佛天长地久,从来没有量度过水的分量是几何,水的宽度长度有几多。忽然记起一位哲人说过,在这个世界上,许多东西往往失去之后才感到它的珍贵。
    
  能够捧着水杯“咕咚咕咚”喝水的人,是住在天堂里的人,而这座天堂只有尿毒症患者才看得见。
    
  与干渴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浮肿。体内有太多的水了,但那不是生命的甘泉,而是代谢后的废水,是身体不能利用的毒水。这些尿液在体内无序地泛游,把我的机体搅得天崩地坼。望着镜子里日益肿胀的脸,聆听着身体深处器官们痛苦的呻吟,极情愿地嚼干巴巴的米饭,小心翼翼地算计着吃蔬菜。
    
  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?
    
  那时候,常愿意跑街边的小超市,不买,只为了看货架上的饮料,各式各样的矿泉水、果汁,来来回回、上上下下地看,想象着饮料滋润枯裂的嘴唇,淌过火烧般的喉咙,流进干渴的体内时的幸福。想象着哪一天能喝水了,要成箱往家搬饮料;啊,不,要把超市搬回家;啊,不,要拥抱长江喝个够!就这样在水乡泽国中神游着,夜里做起梦来,梦见晶莹的泉水、碧绿的湖水,蔚蓝的海水,潋滟着,荡漾着,澎湃着,欢涌而来,洒一路清新,洒一路香甜,洒一路幸福!
    
  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,但我的那瓢水呢?
    
  3 重归江南春水绿
    
  有一天,我真的喝到了一瓢水。
    
  一年半的血透,似永夜黯黯。而肾脏移植,是升起在长夜里的一颗极其璀璨的星。
    
  这是一颗怎样的星子哟!她是现代科技飞速发展给命运带来的伟大张力;她使一个个“木乃伊”走出了沙漠,使一颗颗匍匐在地的心,强韧地站起;她是生命的启明星,终于在天边升起!
    
  肾移植使生命梅开二度。
    
  紧张而有序的肾移植术后,漫长的昏睡,醒来后,感觉饿极了,忽然记起,我已经二十来个小时没吃东西了。“我饿了,饿得很”,我对守在床边的护士说道。“许阿姨,给7床烧碗蛋花汤来。”蛋花汤?我没听错吧。然而那甜脆的声音分明是清晰的,再斜睨一下床头的标记,不错,我的确是7床啊。猛然间,一声振聋发聩的音律——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在心底轰然奏响!这激动过无数灵魂的旋律似涟漪一般向全身弥漫开来,我意识到自己跨过了生命的二重门,已登上了幸福的山巅。感谢现代医学!感谢白衣天使!感谢社会制度!感谢亲人的照料!我从茫茫大漠的木乃伊状态回到了“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江南。那一刻,百感交集,想起患病以后家里再也没有煲过汤、煮过面条;想起那次与丈夫一起去看望一位医生朋友,听说我正在血透,医生只沏了一杯茶端至丈夫跟前,咫尺之遥的一带清流,把我的双眼瞪直了……接过暌违已久的蛋花汤,一大碗水水汤汤的蛋花汤,我用小勺慢慢地往嘴里送着琼浆玉液,衾被渐渐被泪水濡湿了片片。
    
  严霜散尽春阳暖身,阴霾退却璀璨盈眸。天,亮了!
    
  术后,一切开始拨乱反正:恢复排尿,浮肿消失;遍布周身奇痒难忍的疹子烟消云散;食,三餐甘之如饴,寝,一枕日影横斜。
    
  一个和风柔阳的秋日,我拎着水杯,漫步在商铺林立的大街上,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销魂铄骨般的幸福——我又以回归主流的姿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,而仅仅在几个月前,眼前这有声有色的世界还在企图与我斩断^后丝丝缕缕的联系。
    
  超市的饮料货架前再也不见了我的身影。我喜欢晶莹剔透之中蕴藏着翡翠粒子的绿豆粥,喜欢那碗薄如绢纱、碧玉清汤里飘几粒香葱的小馄饨,喜欢姑苏面馆里香气扑鼻的大排面汤。看过一张印象深刻的照片,一位肾移植受者坐在桌前,笑盈盈地用双臂搂着两只大西瓜,每只足有十多公斤重,那是对昔日伤逝的立此存照,那是对手中把握着的幸福万千的守护和感恩!
    
  二战结束后,从异国他乡冰冷的铁窗里回国的战俘,一只脚刚踏上祖国的大地,那嶙峋之躯马上弯腰跪地,热烈地亲吻泥土;被洪水吞噬家园、生活无着的饥民,^感幸福的那一刻就是吃上一顿香喷喷的白米饭;而我,没齿难忘的幸福,是在茫茫戈壁中艰难跋涉了一年半后,在肾移植病房大口大口喝着白开水。
    
  幸福是什么?幸福是羁旅者脚下的故土,是饥馑时刻的米饭,是肾移植受者口中的白开水。
    
  4 背负生命的行走
    
  然而,忘不了丈夫颤抖着手签下“同意手术”时,身旁医生说过的那句话:“这是千千万万人的牺牲换来的。”是啊,医学的每一次进步,都饱含着千千万万医学工作者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探索,是他们,高举起千千万万死难者的祭旗,把生命的进行曲重新奏响。
    
  更忘不了的,是器官捐赠者的这一份生命厚礼,让一个枯萎了的季节,重新绽放出春天。衷心感谢您,天国的朋友!
    
  手术二三年后,待体能有了一定恢复,我拿起笔,向社会诉说苦难,诉说善良,诉说人间的至爱;我走进重病患者(也有血透患者)的家中,向病友送去温暖和鼓励。当我背负着两次生命行走在这个世界上时,内心便升腾起一种神圣的使命感。说真的,重新与血透患者相接触,闻着空气中的那股氨水味(从口中散发出的尿味儿),倾听他们的痛苦,就像是刚刚分到田地的翻身农民,又回到了解放前。他们是自己的昔日啊,他们仍在暗无天日中苦苦地守望!
    
  记得我血透的那一年,有个15岁的女孩甜甜,大大的眼睛给人格外深刻的印象,要不是晦暗无华的脸色和病弱的体形,一定是个非常漂亮活泼的小姑娘。我俩的血透都排在每周的三、六,常常邻床而卧,慢慢地,我知道了这个家庭的故事:父母为她心力交瘁、高高举债,女孩善良顽强,向命运抗争,盼望着有朝一日接受肾移植,重返校园。但是有那么一个下午,我看见她父亲走进血透室的房门,胳膊上没有挽着女孩纤细的手臂,却多了一圈黑纱——他来为他的爱女了结^后一笔治疗费!那一刻,我泪如泉涌,什么叫生命的脆弱,什么叫香消玉殒,心灵产生的强烈震颤,铭心刻骨。
    
  5 让生命重新开始
    
  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每年新增10万尿毒症患者,而能够接受肾移植手术的仅6000人左右,即使不考虑历年累积的移植需求者,这样的数字也不足10%,肾源的缺少极大地影响了肾移植的进展。绝大多数患者因等不到肾源,而遗憾地死去,他们的生命只有三十年四十年,甚至十几年(尿毒症的发病期往往很年轻)。漫漫长夜中,我是极少数获得光明的幸运者,我多么希望在肾移植这片天空中,能够群星璀璨,照亮更多更多的夜行者。
    
  国际器官捐献主题歌这样唱道:“尽您一份力/捐献您的生命/献出一份爱/拯救受难的生灵/您的爱心/决定生或死/尽您一份力/希望就此诞生/献出一份爱/生命就此升腾。”
    
  生命,因其短暂和^而显得格外美丽。有的生命结束了,意味着离去;有的生命结束了,却是新生命的重新开始。悄悄地,您走了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长留甘露滋润人间,使另一朵生命之花再度粲然开放。天地间,将为您回荡一曲扣人心弦的旋律——大爱如歌!

Copyright 2020 常州市高露达饮用水有限公司 苏ICP备10218190号-1 版权声明 技术支持:江苏东网科技 [后台管理]
Top